[亮瑜]一笔混账。

·假正经真流氓新晋亮老师x假混混真纯情社会你瑜哥

·校园扛把子恋爱史。少量脏话预警——

·这里阿掠/alur

 

    第二节课周瑜才姗姗出现。乔婉殷勤地替他拎着校服外套,两人一前一后走得急促。

    周瑜只觉得恶心透了,因为他的长发上面结了一层血垢,大上午的又没处洗。本以为只是群新来的不懂规矩,谁知道碰上个真不要命的,操着啤酒瓶就冲他后脑勺招呼过来。幸好他手肘一拐正好挡个干净,但是那傻〇居然手一松,酒瓶就那么飞了出去。血倒不是周瑜的,是那人试图气势汹汹地把玻璃瓶砸碎时划破了自己的手。现在每走一步,周瑜左边脑袋里都嗡嗡地响。

    诸葛亮站在讲台上正收拾着东西,底下学生横七竖八已经不成人样。见两人匆匆走进,诸葛亮沉声道:“来我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妈的。周瑜暗骂一句,刚刚才从办公室前面走廊走过来,现在又得忍着脑子里野蜂飞舞走回去。乔婉倒是睁大了眼睛,无声问问他要不要紧,被周瑜摇摇头否认了。

    诸葛亮轻车熟路地往办公桌后面一坐,周瑜便立在他桌前,懒懒散散站的不成样子。诸葛亮看得皱眉,“先不说你第一节课旷课记一次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你这不还是说了吗。周瑜心底翻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……三次被开除的规矩你应该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不了我。”周瑜冷声。“你可以打个电话去校长那儿问问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不语。

    周瑜阵阵发晕,只觉得诸葛亮脑袋顶上那堆矢车菊一样蓝色的毛搅和成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学校里不让留长发。”诸葛亮发难的角度刁钻。

    听到这几个字,周瑜顿住了。

    他骤然流露出了一小丝悲哀的神情,又恰到好处地敛了回去。他艰难地组织了一下语言,眼眶好像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“我爸说我长得特别像我妈年轻时候。”他显得突然被打掉了所有傲气。“我妈走的时候头发……有那么长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比划到自己白衬衫的底部。诸葛亮顺着看过去,发现了上面的几个暗色的血斑。

    乔婉就站在周瑜身后,有些不知所措地听到了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上课铃很适时地在她背后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诸葛亮垂头摆手。“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周瑜仍然伫立了两秒,才转过身去。乔婉慌忙跟上,掩上办公室的门,忍不住小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哥,你母亲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瑜先是不发一言,走出一段距离。正当乔婉内疚地觉得自己不该乱问,他却悠悠传来一句咏叹大调。

    “扯〇。”

    乔婉怔住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我妈生我时候就死了,我眼睛还没睁开呢。老头子几个新老婆个个头发都比我长。”

    周瑜满不在意地走着,身后却没人跟来。

    “?”他回头看去,只看见乔婉一动不动地低头站在空旷的长廊后面。

    他便只好向回走,却看见地上几个小水痕。

    周瑜真是个浑人啊。后来乔婉那么感叹道。他小时候打针一声不吭,大点了和人动辄上拳头板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,却唯独看着女孩子抽泣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手足无措地摸纸巾,全身上下压根没个口袋。“唉不是……我真不是因为我妈……”

    乔婉抬起头,眼眶湿湿地叫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周瑜只好乖乖闭嘴。

    乔婉抽噎着,断断续续地命令:“你以后……(抽泣)不许……(吸鼻子)再打架了!”

    周瑜一愣,还是应道:“好好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发誓!(哭嗝)”

    周瑜无奈。“我发誓以后不打架了?快走吧别哭啦……”

    乔婉就委委屈屈地边走边吸着鼻子。周瑜重新拿起自己的外套,不禁再次看见了上面的血迹,脑子里又开始嗡鸣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破事。周瑜想着,女孩子怎么说哭就哭……

    诸葛亮在窗前,向茶杯里注入一股热水,茶叶飞快地打起转来。

    他目送着两个身影进入教室。

tbc————

关注掠哥,获得后续♂内容!

 

 

评论(8)
热度(113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ALUR | Powered by LOFTER